1975年7月23号

1975年之前,珠峰的测量数据一直被国外垄断。经国务院批准,1975年我国组建测量分队,承担了精确测定珠峰高程的任务。新组建登山珠峰科考测绘分队要在西安选人,陆福仁被选中,成为该分队八人之一。在测量前,大家被集中到北京香山登山基地进行适应性训练:“起早跑步、爬山。训练强度远远超过了当今运动员的集训,我最终通过了体能测试,进入了登珠穆朗玛峰测绘的行列。”

这是历史性的胜利,1975年7月23号,新华社正式宣布精确测得珠峰峰顶的海拔高程为8848.13米。这一结果立即得到联合国和世界各国公认,成为教科书上的权威数据。

40年前8位参加珠峰测量的技术人员,其中2位已经去世。今年5月,在我国首次成功测定珠穆朗玛峰高程40周年之际,曾经参加首次珠峰测量的6位老同志在西安相聚,回想起当年共同的经历,心情都很激动。大家商量要给习近平总书记写封信。7月1号,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在党的生日这天,习总书记回信了。陆福仁兴奋地说:“我一辈子从事着大地测绘工作,是我一生中最心爱的工作,也是我的理想和我的目标追求,在漫长的工作岁月中,我虽然吃了很多苦,受了很多累,但我深深的感到我从事的事业是美好的。”

今年80岁的薛璋一头白发,1968年、1975年,他曾两次到珠峰进行高程测量,他被分配到点位都在6100米以上,环境相当恶劣,受到严重缺氧,严寒,特别的大风侵扰,操作仪器必须带手套,但是各种测量的限差不能突破:“差“0.01”就得返工,往往平地上一个小时就可拿下来的工作,到6000多米就得一天,以至测的结果很零乱,就这样,我都能保证下山后不返工的情况下,完成了任务。”

8848.13米,这是一直以来教科书上珠穆朗玛峰的高度。如此高的海拔,冰雪覆盖,这样的高度是怎么测出来的?今天,新中国第一代测绘人、东南大学校友薛璋和陆福仁两位老人回到母校,回忆了给珠峰测高的艰苦岁月。

1975年初,陆福仁担任打前站的工作,三月初就到了绒布寺大本营,挖土、抬土、垒灶,一干就是一整天。5月27号,大家在西戎布冰川西1点,这里正是个“承上启下”的点位,下午二点半登山队员登顶成功了,而且将3.5米的红色金属观标牢牢地竖立在顶峰:“这一时候是我国测绘史上一个伟大的值得纪念的日子。10个交会点接到命令后,紧张有序认真地找寻目标,轮番监控着顶峰。”终于在18点左右,顶峰的云层开始下沉,映衬着珠峰的蓝天,由灰黑变成灰蓝,再由灰蓝变成湛蓝。各交会点迅速转动仪器,精确地找准零方向,开始读数:“一个测回、两个测回,我们不停地测着,一直观测到太阳下山,夜幕降临,再多想测几个测回。大家虽然腰累酸了,手冻木了,但埋在我们心里的欢呼声终于情不自禁地爆发出来了,‘我们胜利了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