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两位男主持人的言语观点过于强硬

黄菡认为,现在的年轻人在择偶观念上有些误区,过于理想化、框架化,比如说,过于计较对方南方还是北方人,年龄过大或过小,“我就要1米75以上的,但对方1米74就不行。身高相差1厘米的两个人会带来多强烈的视觉或心理感觉上的差异呢?再比如年龄,如果有的人真显老,看上去35岁,其实25岁。所以,有时候这些客观条件会让很多机会流失。此外,现在年轻人会对其他事物更有新鲜感,比如勤工俭学、创业、网络等。现在的年轻人把校园爱情看得更淡了,之前的校园爱情都是奔着修成正果去的,现在只是当做是大学的必修课,成不成是另一回事。”

黄菡说:“来上节目的每一位男女嘉宾都很优秀,但各自对异性的要求都很高,所以很多人被剩下。”在节目中,黄菡总是以知心姐姐的形象出现,常常把苦口婆心的劝说挂在嘴上:“这个男嘉宾挺好的,挺优秀的,为什么不选呢?如果最终选择权是在男嘉宾手上,我也会劝他说眼前的女孩怎么怎么好的。我始终觉得,择偶双方都要互相宽容一些。”

《非诚勿扰》现场,黄菡微笑着对一位不够自信的男嘉宾说:“喜欢过几个人,被几个人拒绝过,根本不算什么创伤。我的牙齿不是很整齐,笑起来还有点龅牙,所以有时候担心别人笑话。但有人跟我说,无论牙是怎样的,笑起来都是最美的!”柔声细语的一句话,却让人如沐春风。当两位男主持人的言语观点过于强硬,,黄菡总会适时地、四两拨千斤地化解尴尬和偏激,柔和现场的气氛。黄菡做《非诚勿扰》点评嘉宾已经一年半了。从最初找不到感觉,到现在被认可和肯定,黄菡也走过了一段不平静的路。今天是三八妇女节,记者专访了黄菡。

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黄菡现在的老公竟是她写信“倒追”成功的:“他是我研究生的同学,一个班经常在一起组织活动,觉得他还不错。于是先写信交个朋友,耍了点小心思,先说学习上互相帮助,然后写信表白再慢慢在一起的,其实,现在想想还挺俗套的。”黄菡现在身兼数职,大学教授、《非诚勿扰》嘉宾、母亲、妻子,日子过得忙碌而充实。黄菡说,幸福的生活是需要自己创造和经营的,“现在,我会每天打一个电话给女儿,不仅是谈一谈一天下来的感受,也是情感的需要。工作只占我生活的三分之一。女人首先要做一个独立的人,一个可以信赖的女人。”